人物|道高一尺“磨”高一尺二 艾伯顿迎49岁生日

艾伯顿49岁生日快乐 艾伯顿49岁生日快乐

  本文转自《撞球帮》

  8月27日,彼得·艾伯顿跨入了49岁,正式开启了人生“奔五”的冲刺阶段。一年前他就表达过要退役的想法,可如今他还在频繁征战,就连离开,也是“磨”的厉害。新赛季他参加了能参加的所有赛事,但目前为止只有1胜3负,他还有机会实现自己立下的flag,达成生涯第10冠吗?

  前不久在大庆国锦赛的新闻发布会上,打进正赛的60几位球员悉数正装出席,除了晚到一天的凯伦·威尔逊,以及你根本不奢望能在这看到的奥沙利文之外,几乎所有现役的斯诺克球星都汇聚于此。现场那些忙碌的相机和操控着它们的记者,找不到一个理想而有逻辑的拍摄顺序,面对诸多大牌,都是自顾自的不停工作着。

  特鲁姆普与利索夫斯基不顾旁人目光的卿卿我我、丁俊晖在他应该出现的座位上不停思索、塞尔比和罗伯逊则并肩坐出参加时装发布会的姿态。但在群星之间,我的目光还是多在艾伯顿身上停留了一会儿,一身精致的英伦风格西装三件套,搭配款款有型的眼镜,虽然年事已高但仍旧身姿笔挺,彻头彻尾的儒雅气息,如果你想了解上了岁数的英国绅士该有的样子,看看艾伯顿准是不会错了。长年坚持游泳等运动,加上素食主义,让他在这个年纪看上去仍旧健康且充满魅力,而没有像亨德利那般放飞自我。

  艾伯顿可能是整个斯诺克领域,将名字与绰号联系最紧密的球员,比如你时常直呼“火箭”奥沙利文为“火老师”,也不会每次都把“巫师”希金斯连起来说,但“磨王”二字,却时常直接取代“彼得”而安在艾伯顿前面。

  他的比赛风格因为“磨”而非常不讨喜,“要出杆的艾伯顿”已经光荣的被列入斯诺克四大错觉之一这个玩笑,甚至那些没有见证过他巅峰时期的年轻球迷,提到艾伯顿脑海中也自然而然浮现出那个磨磨唧唧的光头大叔,如果不去翻看考古视频,甚至不愿意相信他也曾是扎着金发马尾大帅B,以及他也并非从一出道就如此的“磨”,就像他们现在看着《中国新说唱》,但不愿相信大陆说唱音乐鼻祖之一是尹相杰一样。

  当然对于“磨”不买账的不仅仅是球迷,一向我行我素的奥沙利文与“磨王”之间的段子就多了去了,他多次用语言和行动对这种“老子就是看着不爽”的行为加以诟病,比如曾经在与艾伯顿的比赛中,把毛巾盖在脸上来表达自己的不耐烦;认为以艾伯顿的方式拿冠军,是斯诺克运动的悲哀;忍受不了对手节奏而公然放弃一局比赛;甚至还曾向裁判施压,“你不该管管吗,你也挺困的吧”。然后诸如多特、特鲁姆普等球员,全都表达过自己的不满。

  可艾伯顿并不在意别人的眼光,磨,这是他多年来在采访中听到过最多的问题,而他认为斯诺克是一项脑力运动,在比赛时自己的想法会非常多,思考会帮助自己缓解压力,做出正确的选择,不管别人怎么说、比赛过程如何,结果才是最为重要的,并不是谁都能像奥沙利文那样打球又好又快,他也更喜欢看到那些职业赛场的新人,可以不是一味的追求准度与快速,而是能考虑更多,因为打进球是最简单的事,思考则不是。

  并且在坚持自己风格的同时,艾伯顿也仍旧坚持着绅士的礼节,他整个职业生涯一直在赞美奥沙利文,以及每每被火箭击败后,都会极具风度的上前祝贺,哪怕热face没少贴对手的冷臀部,当然了,这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了,现在大概不会这样了。

  撇去打球风格不谈,艾伯顿无疑是一位成功的球员,他18次打进排名赛决赛,拿过其中9个冠军,其中包括了2002年的世锦赛,这一成就纵观历史,能在他之上也就区区十人。还有,1991年开启职业生涯的他,在第一、第二个赛季都斩获过147满分,这是亨德利、奥沙利文、希金斯们都不曾做到过的壮举,只不过此后从1993年一直等到2019年,大哥大都变成埃凤XS了,他的第三杆也还没出现,反正艾伯顿就是喜欢让人等就对了。

  实际上艾伯顿的生涯起点非常高,在前两个赛季让人发现“这个年轻人真尼玛会打147”之后,他在第三个赛季便得到了大奖赛、也就是现在玉山世界公开赛前身的冠军,他一路上击败了亨德利、约翰·帕洛特等人,决赛中9-6战胜那时同样风华正茂的肯·达赫迪。

  一年之后他便跨入Top16行列,并且一呆就是十几载。他连续22个赛季打进世锦赛正赛,除了2002年生涯最高光的击败亨德利问鼎以外,还有过两次亚军、一次四强经历。2006年他首次问鼎英锦赛,夺冠过程中先后遇到的是塞尔比、宾汉姆、丁俊晖、希金斯和斯蒂芬·又是我·亨德利,那届比赛他打出八杆破百,时隔十年追平了个人单站排名赛破百次数最多纪录。

  艾伯顿生涯距今最近的两次冠军,都是在北京的中国公开赛上拿到的,2009年和2012年,甚至还在夺冠后激动落泪,他将北京称为自己的福地,无论这里的球迷中,有多少人并不是那么愿意看到冠军是“磨”出来的。这个阶段的他已经成为一名如假包换的老将了,同时也是他生涯最后一段还能算是高光的时期,那时的他刚刚掉出了Top16行列,至今也没再回去过。

  之后一个赛季初期的澳大利亚公开赛决赛,大比分输给霍金斯,又在2012年底国锦赛元年闯入半决赛,并被最终冠军特鲁姆普以9-1完爆,自那时起艾伯顿便彻底告别了顶级球员行列,他再没有过如此成绩,一站比赛能打个三、四轮已经算是发挥不错,随着年事渐高,脊椎的疾病也慢慢找上门来。直到保罗·亨特经典赛这项赛事,在垂死挣扎的时候,反而给了艾伯顿又一次觊觎捧杯的机会。

  上个赛季正好就是当下时节,保罗·亨特赛仍旧是一站排名赛,但开玩笑一样的2万镑冠军奖金,最终只吸引来了三名当时Top16的球员,艾伯顿的晋级过程非常顺利,无论见到出杆如风的塔猜亚,还是比自己更爱“思考人生”的李·沃克,他都轻松破解,最终带着6站6胜、仅失4局的战绩,时隔六年再进决赛。

  可最终他输给了凯伦·威尔逊,这个从小就受到他帮助、并随着他练球成长的孩子。当然,与其说他败给了“后生可畏”,更不如说他没熬过变态赛程,由于最后一个比赛日要从16强一直打到最后决战,一日四赛的强度让年近半百的艾伯顿无力招架,他戴着隐形眼镜超过14个小时,最终累得丧失了专注度,那场决赛他还一度2-0领先过,只差两局便可夺冠,但还是被体力更胜的威尔逊逆转。没能如愿夺冠艾伯顿自然感到失望,然而他也很欣慰的看到,对面那个老早就被他看好的年轻人,终于又摘下一个冠军头衔。

  后来艾伯顿表示,打完这个赛季会斟酌退役,但也非常希望在这之前还能有一次夺冠经历,让自己的生涯荣誉簿上,排名赛冠军达到十个,甩下帕洛特、追平吉米·怀特,考虑到他有世锦赛冠军,这甚至能帮他成为历史成就前十的守门员。当然,想要做到这谈何容易,剩余的赛季中,他除了在北爱尔兰公开赛有过一次八强,其他各站就全是酱油角色了。

  49岁对一名职业运动员来说确实非常高龄,哪怕是并不激烈的斯诺克。前文所提,就是依靠良好、健康的生活习惯,艾伯顿还能保证现在仍旧能够参与职业比赛,没有被脊椎疾病所击败。但其实以他的业余爱好,即便离开赛场,人生也会同样精彩,他有一项赛马配种的副业,对于养马方面十分精通,堪称“英国于谦”;此外他还握有“灵气治疗师”资格证,虽然不了解其实质功能,但还是让人不明觉厉。

  当然他也有能力彻底投身解说员行列,本身他就是BBC团队中的一员。再不行,他还能捡起自己的歌唱事业,艾伯顿曾经发行过《I am a clown》和《Fall of paradise》两支单曲,以下特意翻出了录制第二首歌时拍摄的音乐录音带,有兴趣的您可以稍作观瞻,但我也不是非常安利您花时间去看,全损画质不是大问题,但拍摄画面之枯燥,简直比看他的比赛还令人难以忍受。

  当然说这些只是希望更多人能够了解一个全面的艾伯顿,至少目前,他还征战于赛场之上。不久前他在中锦赛的资格赛败给了山姆·贝尔德,接下来的6红球世锦赛和上海大师赛也都不会有他的身影,但相信到了英格兰公开赛上,我们便又能看到“磨功”再现的画面,也许艾伯顿想要再夺一冠才退役的希望,并不是随口一说。

  希望“老磨王”一切好运,生日快乐。他49年的人生、28个职业赛季,有多少时间花费在了思考和运杆上,他热爱斯诺克也热爱生活,虽然讨不到你们的喜欢,但不妨碍他有资格成为一段佳话。只是很可惜,保罗·亨特赛今年改成了邀请赛,艾伯顿并没获得参赛资格,等到赛季末期的直布罗陀公开赛,难道他能有机会吗?放眼望去,整个赛季最适合孕育黑马的温床,无疑就是单局限时赛了,这可真tm是个天大的玩笑。

  (撞球帮)

上一篇:排名|五个单项世界第一不变 陈雨菲回到世界第二
下一篇:没有了